页面载入中...

剪纸版《四大名著》亮相长沙

  晓航:我认为“乌托邦”是一种纯粹的境界,是一种纯然道德化的世界。如果我们拥有多元化的态度——对问题有基于不同利益的考虑,恐怕这才是一种更现实的态度。而“平衡点”应该是一个“自组织”的过程,即在社会发展过程中会自发生长成“平衡点”。

  生命与理智的有限性阻挡不了文字对世界边缘的期待与想象

  澎湃新闻:您前面提到了这部作品的核心元素——“离忧城”,这一命名有何深意?而作为商人的主角是否承担了“救世主”的作用?

  晓航:“离忧城”,取意“忘记忧愁”。我本身是一个彻底的悲观主义者,原因在于人类难以挣脱的两个有限性——生命的有限性与理智的有限性,其中理智的有限性注定个体难以触及世界的边缘,群体理性的发展滞后于世界演变的脚步。但作为文学工作者,我们的根本任务是带给人们希望与光明,因此我对人类社会仍抱有期望,并坚信虽然这个世界不为我们所动,但我们并不是无能为力的。

  “韦波”——这个主角身上有我的“烙印”——首先,我曾经是一名商人,这段经历教会我用理性经济人的视角看待世界,这种商人色彩也就透过这个主角的身份来体现;其次,主角身上也有我“玩世不恭”的一面,这是性格上的沿袭。但是“救世主”的定义并不是我预先设置,换言之,我只是希望通过主角的这些行为合理架构整个故事的框架与脉络。也许,我的表达使得读者产生这样的“误解”。

‹‹  123  4    ››  显示全文
admin
剪纸版《四大名著》亮相长沙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